ExpectoPatronum

吃小孩

“愿意和我一去起游泳吗”

小男孩站在阳光下的摆弄着他的棕色头发,你从房间里可以看到他还挂着水渍的皮肤,手臂上全是青色的血管,小精灵一样的鼻头,还有栗子色的圆肩膀。

你想,此是你最羡慕的应该是太阳,太阳可以把热量肆意地铺满他整个身躯,把他从上到下变成个尤物。像个夏天在冰箱里被冷藏了一下午的乳酪蛋糕。

你多想再接近些这个二十一岁的男孩
不仅仅是距离上的接近,不仅仅是拿着咖啡在坐在屋里就可以看到他的接近,不仅仅是他每天坐在你的副驾里被你送回家的接近,不仅仅是你把他介绍给记者时,手搭在他肩膀时的接近。

想超过这些,想超过距离,想超过理智,你想要的太多了。

可是你已经五十多了,年龄这道沟壑一直是你跨不过去的罪恶感。说他现在就像是只刚刚成年的猎犬,有健壮的四肢和尖锐的牙齿。
而你就是只奄奄一息的老狗,皮毛开始脱落,眼睛变得浑浊。

你只会越来越老,而他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年轻。

当太阳开始西行,男孩看到了站在房间里的你,他开始往回走,踩过沙滩,翻过栅栏。
再之后是房间被拧开,带着沙子的脚掌踏了进来,你的男孩把太阳的余热送给整个房间。

“Mr.stark,您现在愿意和我一起去游泳吗”

他太有魔力了,你想,无论是去陪他游泳还是给他买套别墅,或是别的他想要的,只要他开口,你都会说

“愿意”

没有人会再是我的温柔乡

我想冬天马上要过去了
太阳开始在五点亮起来
路上开始有卖草莓的小贩,木头牌子写上几元一斤,大声告诉买家草莓真的很甜很甜
我应该幸福吗
我看到了以后生活的样子才觉得恐惧
我像是躺在地上喝醉的大汉
我看到了所有人的腿和脚从后面走近,经过我的脸,越过我的身体
我看到已经天亮
我看到扫地的人过来把垃圾和我装进他的环卫车里
如果可以
我们来年冬天再见

皮肤破裂,整个身体盛着痛苦杂乱

耶!!!!!讲到话啦,三次!一天之内!狂喜!!

你不会在我们的对话框中多停留一秒,我还是总拿小孩子性子偷偷发脾气,望着货架最顶端的大熊哭泣,明知道熊又不可以自己掉下来,除非你长得足够高,成年人可以轻松够到的距离,怕是等到我够到,熊早就被别人买走了

和喜欢的人吃了饭´_>`

害怕分离,一下子和熟悉的东西分开,生活的变更,迁居,升学,生老病死,放学之后的相反方向,那些旧的,过去的,老的,到最后仅仅只能存活在记忆中。
即使是给足了时间去准备,但是要到真正脱离开,还是一下子被一闷棍敲醒,敲得的惊慌失措,六神无主,恍恍惚惚疼的要命。

ビビ


当你从门口走上讲台,黑色鞋子发出来的响声,如同囚犯听到法官敲击法锤之后,不断发出的生的念头,又恻隐着去窥视罪行。
站在面前的时候已经算的上让距离基本忽略不计,但还是贪婪,可以再近一点点,足够肌肤盖着肌肤,头发缠上头发,肆无忌惮去拥抱你的身体。想着我可以亲吻你。这是所谓我真正希望做的事情。